楓葉論文代寫網歡迎您的來訪,數萬篇經濟,法律,教育,管理專業論文免費參考!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代寫代發表論文選楓葉論文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論文 > 語言學論文

                                                        從認知語言學角度分析漢字初文造字心理

                                                        時間:2018-10-26 14:57:49  來源:互聯網整理  作者:匿名

                                                          漢字以象形表意為基礎,具象性是漢字的重要特征。漢字字形的構造牽涉古人的社會生活、語言特征、思維方式、心理和習俗等諸多方面。認知語言學注重的經驗哲學和意象圖式的原型概念與中國古代先民造字的思維方式存在相似之處。本文根據認知語言學的理論和方法,探析漢字初文造字的認知規律和思維方式,從而闡釋古人造字的心理活動。

                                                          認知語言學是在認知心理學的影響下試圖從認知的角度解釋語言的一般規律和生成機制。認知語言學以經驗主義為基礎,認為人類的語言能力與人的一般認知能力密切相關,認知主體通過對現實環境的體驗獲得對世界的認知,用人的一般認知規律去描寫或模擬語言。人類認知世界的過程表明,人類通過對現實世界的親身體驗來獲取意義,而頭腦中對某一客觀現象的認知是構建感知對象抽象概念的基礎。認知主體與現實世界進行互動和交流,對某一事物有了形象具體的感知,進而對其進行抽象概括,成為頭腦中認知世界的表征形式。按照認知語言學的觀點,對世界初步體驗的認知結構通過隱喻和轉喻的方式形成抽象概念。意義是一種動態的心理操作和構建過程,它的獲得不僅來自于抽象符號與客觀世界的聯系,而且來自人類自身的經驗,這與漢字初文造字的思維方式有很大的相似性。

                                                          認知語言學以思維來解釋語言,而語言與思維有著密切的聯系,人類腦中形成的對事物的認識、判斷和推理等思維活動都需要通過語言形式表現出來,語言成為人們社會交際和溝通思想的媒介。人類在認識世界的過程中,對某一客觀現象有了具體的概括和感知,這種動腦的過程就產生了思維活動,思維的表達需要以詞語為依托,在語言的交流中實現。文字是用來書寫語言的符號系統,由于“聲不能傳于異地,留于異時”,于是創造了文字來記錄語言。文字的出現使得只有口頭形式的語言又具備了書面形式,使得轉瞬即逝的聽覺在時間和空間上延續了視覺的記錄和留存。古人為了方便記事,最初是在巖壁和器物上模仿事物的形象刻畫符號,直到甲骨文時期才形成了成熟的文字體系。古人在造字之時對具體事物的觀察和體驗,這與認知語言學認為人類的認知結構來源于人的感知和社會經驗本質上是相似的。

                                                          漢字初文是漢字最早出現的形體,是漢字源流中“源”的部分,同時往往是一些無法再加分析的獨體字,且在功能上具有孳乳繁衍的作用。初文主要以象形表意為主,承載了古人主觀的心理意圖,體現了先民造字時的思維方式,通過對初文的分析可以看出古人在造字時的思維方式主要有以下幾種特點:

                                                          1 以自身為中心

                                                          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史觀把人作為認識、改造世界的主體,人在社會勞動的過程中,最先有了認識自我的意識。許慎《說文解字·敘》中說到古人創造初文的方式,“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孔穎達解釋“近取諸身者,若耳目鼻口之屬是也。”古人通過觀察自己,創造了與人自身有關的初文,包括不同角度的人形、人身上的具體器官以及與四肢有關的初文。如“首”,從字形來看,象人首正面之形,耳目口發皆具,十分形象。“囟”字表示頭蓋骨,段注:“囟,其字象小兒腦不合也。”其實從文字構形的角度來說,古人已經意識到了思維與腦的關系,比如從囟從心的“思”字,可以看出古人造字已有腦主思慮的概念。

                                                          2 以經驗為先導

                                                          古代先民在與生存環境的互動中,體驗到各種具體或抽象的早期觀念,把這些觀念用到造字上,使得漢字具備了早期社會結構和生存方式的性質。古人的生活經驗是通過生產勞作以及社會活動獲得的,他們按照事物的特點來體驗世界,在描述自身無意識的認知時,經驗創造發揮著核心作用,然后基于自身的經驗常識發現事物存在的本質現象。《說文·齊部》:“齊,禾麥吐穗上平也,象形。”古人在收割麥子的時候發現麥子吐穗后特別整齊,于是創造了“齊”字來表達物體整齊的概念。再如“垂”的初文象草木華葉向下形,后加“土”用來表示下垂的意思。這種根據生活經驗創造文字的現象與認知語言學的經驗哲學不謀而合,都注重人的親身體驗對認知的作用。

                                                          3 注重觀物取象

                                                          漢字源于古代先民對自身以及所處環境的體驗和觀察,人類通過觀察周遭環境從而對世界有了最初的認識,隨著社會生產生活方式的變化,人們就需要一種符號來記錄語言傳達思想。許慎《說文解字·敘》中談到古人通過對天地的俯仰觀察,“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看見鳥獸蹄爪的痕跡便“知分理可相別異也”,根據摹擬物體的形象來創造漢字。象形表意字的字形是古人觀物取象的認知結果,其表達出來的象物之形的文字是經過心理加工的產物,是認知主體對某一類事物總體特征的抽象概括,打上了主觀認識的印記。古人通過觀察事物和現象認識世界,揭示事物的本質特征,從而來區別相類似的事物。如“牛”象牛頭形,角向上而筆直,“羊”構形思維與“牛”相同,但特征有別,其初文象羊頭形,角向下而彎曲。“小”象小顆粒形,表示細小的事物。“身”象人懷孕之身,突出了人懷孕時肚大的身體特征。

                                                          4 構字依類象形

                                                          語言的象似性是人們通過類比語言符號系統單位以及彼此的關系,得出語言功能上和所指對象被人感知的相似性特征。語言的象似符通過模仿刻畫其表征對象,與其所指對象在性質上存在著某種相似性。在構造文字的過程中,古人亦借鑒其生活經驗,使得構造出來的文字具有合乎邏輯的象似性。許慎認

                                                          為古人在創造文字時,“畫成其物,隨體詰詘”,通過對詞語概念所指客觀對象的象征性摹寫以構成文字符號。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物體的外部輪廓,使人一見便知道是某物,由形的直觀性引起人們的聯想,以溝通字形符號與詞語概念的聯系。不同民族的早期文字符號構造都是以對象的直觀性表現詞語概念的抽象性。如“日”象太陽之形,“月”象月亮之形,“山”象峰巒疊起之形,“川”象水流之形,《說文·川部》:“貫穿通流水也。”

                                                          5 意象圖式思維

                                                          早期的漢字以象形表意為主,這一階段產生的字形能夠表示所記詞的意義,也能側面反映出造字主體主觀的心理意圖。漢字中的表意字是古人對生存環境以及社會生活認知體驗的結果,有了生產勞動的經驗,就會創造出與人生活生產關系密切的初文來。有的初文比較直觀,根據字形的大致輪廓就能看出所要表達的意思,有的則比較抽象,在字形中蘊涵了人們對事物的感覺和認知,這與認知語言學中的“意象圖式”相類似。古人在創造初文的時候往往將生活中常見并且對其有根深蒂固的認知的事物進行圖式化的模仿,通過轉喻和隱喻的思維方式實現抽象意義的具象化表達。比如表示性質狀態的“高”字,本是人工建成的高臺建筑,甲骨文象臺觀之上復有高聳的建筑物,《說文·高部》:“崇也。象臺觀高之形。”用層疊形的樓臺來轉喻事物“高”的特征。再如“永”字,《說文·永部》:“長也。象水巠理之長。《詩》曰:‘江之永矣。’”用涓涓流動的河水來隱喻“永久”之意,字形以空間河流的形象隱喻時間的長遠。

                                                          以經驗主義為基礎的認知語言學認為人的語言能力跟人的一般認知能力密切相關,這種認知模式與漢字初文造字的心理在本質上有著相似之處,但在認知形式上,漢字形成的初期先民們對世界的認知還處于混沌的狀態,沒有形成以概念和邏輯為基礎的理性思維,主要依靠生產勞動的經驗來認識和把握世界,對世界的認知主要以意象的形式儲存于頭腦中,在造字的過程中運用具體的形象進行比類構形將抽象的意義具象化。我們可以運用認知語言學詮釋語言的概念和方法來探析漢字系統的認知結構,從而了解古人在創造初文時的具體心理活動。


                                                        上一篇論文:網絡環境下漢語言文學教學模式探析

                                                        下一篇論文:返回列表

                                                        文學論文
                                                        漢語言文學論文 語言學論文
                                                        歷史論文 體育論文
                                                        哲學論文
                                                        最新論文
                                                        熱門論文
                                                        1. 看《子夜》中吳蓀甫典型人物形象
                                                        2. 淺論《子夜》與《問蒼茫》的異同
                                                        3. 語言學論文英文摘要名詞化特征研究
                                                        4. 18世紀英國女性在文學公共領域中的影響研究
                                                        5. 《十二樓》男性形象探析
                                                        6. 二十四詩品之實境
                                                        7. 分析《都柏林人》中的現實主義寫作手法
                                                        8. 分析老舍作品的“京味”語言
                                                        9. 解讀倪瓚作品《六君子圖》與《漁莊秋霽圖》兩圖的構成和意境
                                                        10. 開展體驗式活動 提高數學教學活力

                                                          聯系電話
                                                          18515576166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