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論文代寫網歡迎您的來訪,數萬篇經濟,法律,教育,管理專業論文免費參考!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代寫代發表論文選楓葉論文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國際法論文

                                                        淺析打擊職務犯罪外逃的國際法機制

                                                        時間:2018-12-04 19:08:14  來源:互聯網整理  作者:匿名

                                                          摘要:在各國發展的過程中,腐敗問題一直受到高度重視。全球化不僅使各國關系緊密起來,帶來了物質精神生活的豐富,卻也為跨國職務犯罪者向境外逃竄、轉移非法所得提供了可乘之機。預防跨國職務犯罪,大力追捕在逃人員,追繳外流非法所得,國際社會共同合作健全這一方面的國際法機制,成為加強打擊跨國職務犯罪的必要前提。

                                                          關鍵詞:職務犯罪;外逃;國際法機制

                                                          跨國職務犯罪不僅是我國急于解決的一大難題,其引發的社會秩序混亂,大量資金外流,國家經濟的隱患等不安全因素,也已引起其他各國的重視。目前,在國際法上,我們可以運用的有效的海外追逃方式有以下幾種,主要包括締結國際條約、引渡以及遣返、勸返和異地追訴。

                                                          一、公約反腐

                                                          早在1977年,美國通過《反海外腐敗法》,該法雖為國內法,卻引導了職務犯罪國際化立法。該法實施后美國政府輸出這一法制,成為許多區域性條約、國際公約的立法基礎。上世紀90年代末期,國際反腐立法層出不窮:《美洲反腐敗公約》、歐盟《打擊涉及歐洲共同體官員或歐洲聯盟成員國官員的腐敗行為公約》、歐盟《反腐敗刑法公約》等。

                                                          在此時期,聯合國以決議、宣言的形式對這些區域性的公約表示支持,但要使跨國職務犯罪問題在全世界范圍內得到有效遏制,必須制定一項世界各國所共同認同遵循的國際公約。2003年10月31日《聯合國反腐敗公約》(以下稱《公約》)于第58屆聯合國大會上通過。同年12月10日,國政府簽署該公約。

                                                          這是聯合國歷史上第一部反腐敗法律文件,在關于腐敗主體的界定上,考慮到跨境腐敗并不是一種局部現象,《公約》將腐敗主體分為兩類,除傳統意義上的一國“公職人員”,另外增加了“外國公職人員”,此舉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際立法中都極為罕見。《公約》創造性的從主體和腐敗行為的不同階段角度進行分類,如將賄賂行為分為行賄主體和受賄主體,行賄行為中又劃分為對犯罪所得的洗錢、窩贓、妨害司法行為,充分體現其內容全面和完整。《公約》在反腐機構設立、公務員選聘制度、公共采購的程序、行政程序的簡化、防腐反腐措施、公眾參與、追回贓款方面都有著突破性的立法規定。力求能夠從國際合作的角度,實現跨國反腐的目的。

                                                          但由于各國國情差異,要使《公約》切實生效,保證公約的執行力度,其內容就應當與各締約國的基本法律制度相符,各國簽署通過國際條約的程序不一致、政治、經濟、宗教信仰各異,各國社會的、經濟的以及政治制度存在多樣性,每個國家必須從實際出發,結合本國國情采取防腐反腐措施。

                                                          二、引渡制度

                                                          引渡這項古老制度,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280年,敘利亞戰爭后簽署的《和平條約》,其中明確了條約雙方互負遣返對方的政治犯、異教徒、逃兵、戰俘、謀逆者之義務和責任。引渡既是國際刑事司法協助中的一項重要措施,也是國際法中的一項極其重要制度。隨著跨國犯罪因素的不斷增多,引渡作為一種各個國家間制裁國內外犯罪的司法合作制度,愈加受到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的廣泛關注和高度重視。尤其是在《聯合國反腐敗公約》通過、并受國際社會普遍認同后,引渡制度在打擊腐敗犯罪方面日益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隨著我國與他國引渡合作的推進,一些職務犯罪金額巨大、性質嚴重的逃竄人員被逮捕回國。“袁同順案”即如此,袁在2003年9月至次年3月間,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款,而后袁出境逃往日本。2007年1月,中國政府正式向日本提出了引渡袁同順的請求。經過一系列的交涉和審查后,2007年5月袁同順被從日本引渡回國,這是我國與他國的引渡合作的實質性進展之一。

                                                          我國雖在開展引渡合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面對數量龐大的貪官外逃案件,引渡成功率依舊不高,存在許多難以克服的障礙。如請求國可以向別請求國提出引渡,但被請求國無引渡義務。需簽訂雙邊引渡條約,目前我國簽訂的引渡條約數量十分有限,尤其與西方發達國家,幾乎無引渡條約,而這些國家通常奉行“條約前置主義”,更使得我國引渡活動的開展缺乏法律依據。

                                                          死刑不引渡原則近年來已發展為許多國家在適用引渡時的剛性原則,某些情況下甚至優于其他國際法義務。目前,不止是已經廢除死刑的歐盟國家對其有強制性規定,就連沒有廢除死刑的諸如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國家也主張承認該原則,不在條約的正文中明確規定死刑問題,就無法簽訂引渡條約。這正是我國沒有與絕大多數西方發達國家簽訂引渡條約的原因。

                                                          引渡原則中政治犯罪不引渡原則是普及程度和法律地位最高的,在許多國家的憲法中都有規定。各國由于不同的政治體制,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的差異而導致了不同的認知。我國外逃的貪官中,絕大多數都是政府官員、國有企業的管理層人員等,他們逃離出境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身份,以其受到政治迫害為由,為自己的罪行開脫,對抗引渡合作,逃避我國的刑事審判。

                                                          雙重犯罪原則是指一個人的行為根據請求國和被請求國的法律均構成犯罪。但由于國家、區域之間的制度沖突,雖依據請求國法律,被引渡人的行為屬于犯罪,但若依據請求國的法律,被引渡人的行為并不構成犯罪,被請求國則應拒絕引渡。雙重犯罪原則是國際習慣法之一,被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國家普遍采納,國際間有因此導致引渡被拒的眾多先例。

                                                          由于引渡是兩個國家之間的國家行為,涉及到兩國的法律制度、政治理念、以及外交策略。被請求國能否接受引渡活動,必然會考慮本國國內立法、社會秩序、公序良俗的影響。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社會制度、法律法規是根據當前現實國情而制定,與其他國家存在差異,很多理念在目前并未被其他國家接受,同樣是引渡的巨大障礙之一。

                                                          三、遣返制度

                                                          遣返措施是引渡的創新性替代措施,指國家間無引渡條約或引渡有障礙情況下,追逃國向行為人所在國家提供其犯罪證據,行為人所在國根據該國移民法的規定,將行為人強制遣返至回追逃國或其他國家的國際法合作措施。

                                                          遣返在結果上實現了抓捕外逃犯罪人員的目的,但逃犯發現地國家是根據本國法律和司法管轄權自主單獨做出的決定,但行為人所在國在此過程中起到主導作用,該國根據其國內法,展開訴訟,傳喚證人。追逃國僅處于輔助地位,負有出示證據、和安排證人出庭、協助取證的義務,舉證責任較為輕松。

                                                          遣返措施簡便靈活,無需以國際條約作為前提,在審查方面僅需通過行政審查,依據發現地本國法即能實現,由行為人所在國的機關依據其移民法的單方決定。追逃國的舉證責任小,甚至在一些有雙邊引渡條約的國家,很多國家也愿意以這種低耗時、低成本的措施解決追逃問題。為對抗該措施,行為人需證明自己具有合法移民條件,若證明失敗,行為人則會提供證據以申請難民身份,難民地位訴訟中,行為人是否有罪不是必要條件,追逃國只證明其不符合難民身份即可。

                                                          近年來,遣返這一手段為我國境外追逃起到了極大的作用。例如,“中行開平案”,主犯余振東在案發后外逃至美國,2002年12月,余被美方執法人員拘押。04年2月在美國受審。余被捕后同意主動認罪,并接受辯訴交易,承認自己所犯的罪行應導致遞解出境,以換取較輕的刑事處罰,且指定中國為接收國。除此之外,還有一批跨國職務犯罪人員在近年來以遣返的方式被抓捕回國,這些案例鼓舞了我們利用國際法律手段打擊貪腐外逃的決心,也表明遣返在境外追逃中不可忽視的作用。

                                                          四、勸返與異地追訴

                                                          勸返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法律概念,但通過引渡、遣返等方式追逃,不僅耗時,且成功率有限。因此,勸返就成為一種有效的打擊跨國職務犯罪的國際法機制。2008年以來,最高檢探索勸返新模式初見成效,上百名外逃貪官回國接受各級檢察機關調查處理。可以說,勸返是一種獨具中國特色的追逃機制。

                                                          以“李華波貪污案”為例,李涉嫌貪污9400萬公款后,舉家移民新加坡,獲得永久居民。2011至13年,李及其妻女的護照先后被依法吊銷,之后新加坡移民局取消李華波全家四人新加坡永久居留權。16年1月,其妻徐愛紅主動打電話給辦案人員要求談回國事宜,并寫下自首書,撤銷解除涉案凍結令的訴訟,同時表示將勸說丈夫李華波自首,后攜兩個女兒回國自首。妻女回國,贓款已被凍結,自己深陷牢獄。懾于追逃行動的壓力,李最終選擇回國投案自首。至此,一例涉案金額巨大、性質嚴重的跨國職務犯罪案件以成功勸返主犯宣告結束。

                                                          異地追訴是海外追逃追贓的手段,卻并不是案件的終結,還有遣返、返贓兩大法律問題需要解決。若在法庭審理過程中,部分在逃人員通過Plea Bargainig(辯訴交易)認罪、自愿回國或直接遣返;也有一部分選擇在海外服刑。“喬建軍案”中,喬及其前妻被美國司法部門起訴,他是近年來美國檢方首次提起公訴的中國公職人員。2014年,外交部條法司官員曾說,由于中美之間引渡條約的缺失,此案難度相當之大,直接在美國起這樣的情形相當罕見,該案成為中美兩國反腐異地追訴的經典案例。

                                                          近年來我國在打擊貪官外逃方面實施了許多卓有成效的措施,如“天網行動”及“獵狐2014”、“獵狐2015”專項海外反腐行動。這些行動都將一大批外逃貪官抓捕歸案。但我們絕不應止步于此,職務犯罪現狀日益復雜化,僅依靠國際公約、區際協定或是有限的國際合作還遠不夠,應加強跨國職務犯罪的預防機制,以國際條約為基礎不斷推進國際刑事合作,重視反洗錢等輔助機制,將損失和外流損失降至最低,可見,預防跨國職務犯罪之路依舊任重而道遠。

                                                          [參考文獻]

                                                          [1]何苗。APEC通過反腐宣言:跨境追逃追贓制度化[N].21世紀經濟報道,2014.

                                                          [2]周斌。跨境追逃追贓更順暢外逃“不保險”[N].法制日報,2013.

                                                          [3]沈澄。中國跨境追逃追贓的法律障礙及其突破路徑[D].碩士。華東政法大學,2016.

                                                          [4]朱彥。跨境追逃追贓法律問題研究[D].碩士。鄭州大學,2015.

                                                          [5]陳健。亞太將加大跨境追逃追贓力度[N].上海金融報,2014.

                                                        上一篇論文:跨國公司環境責任國際法律規制

                                                        下一篇論文:返回列表

                                                        法律論文
                                                        刑法論文 民法論文
                                                        行政法論文 訴訟法論文
                                                        經濟法論文 國際法論文
                                                        最新論文
                                                        熱門論文
                                                        1. 從國際法的承認制度看臺灣問題
                                                        2. 非政府組織與國際法的合法性
                                                        3. 淺談高職輔導員工作
                                                        4. 文物古跡保護與開發的博弈分析
                                                        5. 勒索型綁架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的界限探析
                                                        6. 管子法律思想之初探
                                                        7. 戰后東亞格局下中日東海劃界問題探討
                                                        8. 完善審查起訴階段聽取律師辯護意見制度的建議
                                                        9. 提高農村精神文明建設路徑研究
                                                        10. 科索沃獨立的國際法問題探究

                                                          聯系電話
                                                          18515576166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连线